资讯详情

辅助类中成药恐面临洗牌

发布日期:2019-05-10 
辅助类中成药洗牌在即
 
3月15日,江西省卫健委发布2019年第一批省级重点药品监控目录,目录提及的20个品种中,谷红、红花黄色素赫然在列,这三个大品种在2017年中国医疗机构终端销售额均超10亿元,无疑给中药生产企业当头棒喝。
 
事实上,多地也发布了辅助用药限用政策,内蒙、福建、湖北、吉林和新疆等地陆续发文对辅助用药进行了不同程度的定义。从“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”来看,加强医院药学部门建设管理,除了将合理用药等综合指标用以替换过去的单一药占比考核外,新规还指出,将通过考核门诊和住院患者次均费用变化,衡量医院主动控制费用不合理增长的情况。
 
前不久,洛阳对80个药品实行重点监控,而江西省卫健委发布第一批省级重点监控目录,中成药等占据较大比例。天大集团董事长方文泉表示,“应用更科学的方法来评判辅助用药,不能简单地从用量大小来定性确认。”
 
业界热议的是,辅助用药限制是为降低医药费用、促进合理用药,但对于什么是辅助用药应该有科学的定义。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对中医药的科学性、临床价值的认可度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。如符合中医药特点的现代中医药管理与发展体制仍未建立;西医药方法评价中药亟待有国家标准规范;中成药不良反应被过度放大等。对此,中国中药协会会长房书亭也呼吁,“要加强基础研究,尽快形成符合中医药传统特色的标准和规范。在这个过程中,不同企业应该是标准的主体研究者,并且要积极引领传统中医药从‘经典’走向‘精准’,通过长期、大样本的研究,发现医学规律用于临床。”
 
也有观点称,症结在于规范临床用药的管理而不在药的本身。
 
据了解,临床上80%的中成药出自西医大夫处方,中药不良反应事件大多是西医大夫缺乏中医理论指导,对患者病症不能辨证、对中成药功能主治一知半解及盲目联合用药产生的。药品使用监测将成为各大药企今年必须密切关注的重点工作。“不过,合理用药需要医患各方来共同定义。从这个角度看,合理用药是相对的,包括安全、有效、经济与适当等要素。”房书亭称,中医药应突出药事管理和药学服务的核心价值。
 

最后更新:2019-05-10